<del id="ffxtt"><noframes id="ffxtt"><del id="ffxtt"></del>

    <b id="ffxtt"><span id="ffxtt"><ins id="ffxtt"></ins></span></b>

    <del id="ffxtt"><track id="ffxtt"><ins id="ffxtt"></ins></track></del>

    <del id="ffxtt"><track id="ffxtt"><ins id="ffxtt"></ins></track></del>
    <b id="ffxtt"><track id="ffxtt"></track></b>

    <del id="ffxtt"><noframes id="ffxtt"><b id="ffxtt"></b>

    档案情怀

    Dang an qing huai

    中铁隆档案馆捐赠西南交大部分校史资料简介(第十期)
    来源:中铁隆档案馆 吴中桦       时间:2016-06-23       人气:5664

    1、许靖致商务印书馆编审部
    (1952年3月26日)
    图  片

     

    2、陈本端致商务印书馆编审部
    (1954年4月2日)
    图   片

    一、两封信的史料背景
           许靖(1901至1972年12月8日),交通大学平越时期(1939年-1944年在贵州平越办学时期)曾在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现西南交通大学)铁道管理学系任教授,中国铁路运输经济学科的开创者,铁路运输专家和教育家,致此函时任北京交通大学教授。三十年代,许靖和沈奏廷教授对当时铁路运输的技术政策、规章制度等提出了许多的改进建议,并联名发表文章,深得我国铁路运输界的重视和赞誉,因而有“南沈北许”之称。
           陈本端(1906年-?),1929年10月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现西南交通大学)土木系,著名道路工程专家、教育家,创建了我国高等学校第一个道路工程专业,培养了国内第一批研究生,拓展了道路设计、道路建筑材料两个学科的发展方向。时任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兼道路与交通工程系主任。
           两封信都是关于他们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旧著(教材)再版和续签合约的问题。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各行各业都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面对这场深刻的社会变革,许多知识分子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既兴奋期待又惶惑不安。许靖在信中,就他在解放前出版的《铁路管理统计原理与实务》和《铁路运转管理》两书,表示“因为原契约内容不合解放后的情况,须待修改后再办签订契约手续。”陈本端则就自己早年所著《公路工程学》(194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再版问题,表示:“拙著 公路工程学 一书确已陈旧,早于52年6月函请停止重版拟另改编在卷。信后又叮嘱:“再者拙著 公路工程学 请不要再重版为盼”。
           如果考虑到另外一个历史背景,我们对他们这种心态就会觉得容易理解。当时,新生的红色中国,面对西方的封锁和围堵,采取一边倒,全面学习苏联,而且不容置疑。在教育界,要求全面按照苏联经验进行改革,大量采用苏联的教材和教法。在这种情况下,原有教材前途未卜。陈本端在信中说:“年来吸收苏联教材以及在教学改革中的体会,该书究以何种方式一时难于决定……”,然后谈了他根据苏联模式重新修订此书的想法,探询编审部的意见。许靖和陈本端对于旧著再版问题的态度,反映了他们对全面学习苏联模式的犹疑和观望。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盲目照搬苏联高校模式的弊端也开始显现。大家开始意识到结合中国实际和学校实际借鉴苏联经验的重要。陈本端在《同济大学学报》1957年3月号发表的一篇文章就委婉而明确地表达了这种观点。他说:“目前根据我国生产建设的需要,对于苏联伊万诺夫教授所创立的柔性路面的理论和设计方法,有进一步究研的必要。我们究研这个问题,不仅是理论方面,更重要的还有如何结合我国具体情况的一面。但是:必须指出,伊氏的理论和概念,对于柔性路面来讲,仍然是现在世界上的最先进方法。应当肯定这个理论还是正确的,没有什么根据可以值得怀疑。不过,这个理论,仍限于单层路面分析的范畴。对于多层路面的分析,还应当进一步去发展。附属于这个理论的一些参数,在目前应用方法上,无疑的是过于一般化而且个个孤立,彼此没有相互制约的关系,也没有因地制宜的变化作用……”许靖也对苏联教材中关于铁路计算货车周转时间三项因素的计算方法提出了异议。
           商务印书馆当时是中国历史最长、影响最大的综合性民营出版机构。1897年创办于上海。它不仅编写各类学校教科书,编纂大型工具书,译介西方学术名著,出版现当代著名作家的文学作品,整理重要古籍,编辑“万有文库”、“大学丛书”等大型系列图书,出版《东方杂志》、《小说月报》等各科杂志十数种,还创办东方图书馆、尚公小学校,制造教育器械,甚至拍摄电影等。此时它也处于巨变的前夜。商务印书馆于1954年迁到北京,完成了公私合营改造。根据业务分工,主要承担翻译出版国外哲学社会科学和编纂出版中外语文辞书等出版任务。因此,袁翰青在陈本端的信上批注:最好能将修订本给交通出版社。
           翰,即袁翰青(1905年9月7日至1994年3月2日),时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他是有机化学家、化学史家和化学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1955年)。长期从事有机化学研究、中国化学史研究以及科技情报研究的领导和组织工作,中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


    二、两封信的信函原文

    1、许靖致商务印书馆编审部

    商务印书馆编审部:
        三月二十四日来函奉悉。前送交‘铁路统计学’等三书契约时,我曾声明:“其余两书出版仅有商洽函件,并未另订契约。”因为原契约内容不合解放后的情况,须待修改后再办签订契约手续,而以后并未补办此项手续,本无契约可言,上海出版部一查有无存留副本,即可想到原未签订契约之事实也。专复,顺致

    敬礼

    许靖
    三月二十五日

     

    2、陈本端致商务印书馆编审部

    接奉 你部四月十七日436号来函敬悉一切。拙著 公路工程学 一书确已陈旧,早于52年六月函请停止重版,拟另改编在卷。年来吸收苏联教材以及在教学改革中的体会,该书究以何种方式一时难于决定。根据苏联情况,在公路专业中,是分编的(例如路基,路面,勘测各分编一册),而其他专业学习的教本则编为一册(内容要求较低),未知你部意见如何。希 示知以便考虑。此致
    商务印书馆编务部

     

    陈本端 上
    公元一九五四年四月二日

    再者拙著 公路工程学请 不要再重版为盼

     

    最好能将修订本给交通出版社,不要再重版 在样书上注明。翰

    四,廿四

     

    (+86)028-86520520      四川省成都市武科西二路189号

    Copyright ? 1992 - 2016 Ranken.All Rights Reserved
    777午夜精品免费观看,久久婷婷综合缴情亚洲狠狠,国产成人综合久久免费,综合激情五月丁香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