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ffxtt"><noframes id="ffxtt"><del id="ffxtt"></del>

    <b id="ffxtt"><span id="ffxtt"><ins id="ffxtt"></ins></span></b>

    <del id="ffxtt"><track id="ffxtt"><ins id="ffxtt"></ins></track></del>

    <del id="ffxtt"><track id="ffxtt"><ins id="ffxtt"></ins></track></del>
    <b id="ffxtt"><track id="ffxtt"></track></b>

    <del id="ffxtt"><noframes id="ffxtt"><b id="ffxtt"></b>

    档案情怀

    Dang an qing huai

    中铁隆档案馆捐赠西南交大部分校史资料简介(第八期)
    来源:中铁隆档案馆 张英       时间:2016-06-16       人气:6089

    王节尧为秦少芳所写的证明材料
    (1969年9月8日)
    图   片

    1、史料背景
           王节尧,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现西南交通大学)1915届毕业生。1916年,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将王节尧、茅以升(1916届毕业生)的试卷和论文送展参加教育部评比,得第一名;教育总长范源濂将“竢实扬华”匾额颁奖给唐山工业专门学校。抗日战争时期和战后,王节尧先后出任滇缅铁路局副局长兼副总工程师、川滇东路工务局局长,交通部公路总局副局长。
           这份证明材料是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王节尧为过去的一个部属秦少芳所写。外调人员调查的目的是搜集秦少芳参加过国民党等反动组织的证明材料。他们先是和王节尧谈话了解秦少芳的政治历史问题。王节尧只证明秦的任职情况,表示:未听见过秦参加过反动组织。几天后他又写了这份材料。再次表明这个态度。他在书面材料开头即按当时流行的形式,引用一段“最高指示”: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结底,于人民事业有利,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然后客观介绍了他所知道的秦少芳的情况。在当时政治高压的情况下,被调查者顺杆爬、捕风捉影等行为屡见不鲜,王节尧能做到实事求是是很不容易的。
           值得注意的是,王节尧在证明材料里提到了两个著名的交大校友,一是侯家源,二是茅以升。侯家源(1986-1959)是民国铁路工程建设领域的重要人物。他毕业于唐山路矿学堂(今西南交通大学),1919年在康奈尔大學获碩士学位,1926-1929年终唐山交通大学(現西南交通大学)任土木工程教授。抗战期间先后任浙赣、湘黔、黔桂铁路工程局局长兼总工,对于打通和保障战时交通大动脉贡献极大。为南迁的交大唐山工学院复校出力甚多,如将湘黔铁路局房屋拨予学校使用,力促茅以升出山出任代院长等,同时还在母校教师星散各地尚未集中时,亲自代课,缓解了教员不足的问题。对。1949年赴台,任台湾省交通处处长。

     

    2、信函原文

    为人民服务
    关于对秦少芳政历的调查情况

           我们于9月4日上午到上海市岳阳路通过居委会找王节尧谈话了解秦少芬的政历问题,谈话的结果:只证明秦少芳1946-48年在广州伪三公路局任伪职的情况。据王说:秦少芳在该局当过视察员;曾代理过课长职务;曾参加过课长、局长研究伪中央颁属命令。又说:未听见过秦参加过反动组织。


    调查员:邓锦海、李卯
    1969年9月6日

     

    最高指示


           “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结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

    证明材料

           秦少芳是搞车务工作的一个事务人员,从三区运输处调到工程单位来工作,职称是视察。视察等于课里一个股主任地位,但没有一定的工作范围,一般总是按他的专长来分担工作。“秦”的任务是分担国道的车辆行驶的监察和管理。监理课长是俞思之,在“俞”未到差以前,记得秦少芬曾代理过一个时期,大概是在1947年下半年(?)。他没有被呈派为课长过。他是监理课的第二把手。
           局务会议是局里一种例行会议,每隔一星期或每星期举行一次。出席会议的照例都是各课、室、股主持人或他的代表和少数高级职员及总工程师、秘书等等。提交局务会议讨论和研究的都是有关二个单位以上和各课、室有关的一些文件或提案。伪中央颁属的“动员戡乱”的伪令附有戡乱救国条例内容,有所谓防破坏,防盗窃,防奸宄,防火警,防洩露等等(仅凭回忆)。局务会议研讨时,根据我单位工作性质和实际情况,认为为使公路工程正常进行免受影响,所有各单位验发的器具、材料、料车、仪器、药(?)线等等仍应由原单位加强保管,分属负责,并注意报废。
           秦少芳可能是在黔桂铁路或湘桂铁路工作过。抗战时期,侯家源当黔桂铁路工程局局长,因而彼此认识。他们的关系是不是仅限于同事,我不清楚。听说颜泽滋是工程局最后一任局长。“秦”认识“颜”可能也是同事关系。抗战胜利后,侯家源担任过所谓中美合作办的计划团(?)的首席团员(?)茅以升副之。后来又任浙赣铁路管理局局长。我和他们是先后同学关系。颜泽滋当过公路总局监理处处长,伪国大代表,过去和他不认识。
           在华南地区,即第三区,有关国道的修建、养护和营运设有四个平行机构,如运输、工程、机筑、材库等。工程局就是其中之一,筹设于1946年下半年,专管广东、广西、福建三省国道路基、路面、桥涵的修缮、改善、扩建和新建。我是以公路总局第二副局长(管技术)到任的。第三区公路特别党部是在1947-1948年间才成立的。主任委员为程云祥有独自的办公地址和一套专门办党的亲信班子,包括专业委员搞组织、执行、宣传、福利等等活动,它凌驾于四个公路机构之上。除党老爷们的薪给开支外,其他党部经费要公路各机构分担。“程”以委员名义相加,来拉拢各机构主管人,我是其中之一,当时我并不同意,除以单位代表名义出席成立大会外,先后只出席二次会议,都是讨论经费问题,引起很大磨擦,后来消极抵抗,索性不出席了。我也曾以区局代表身份参加过广州市公路运输工会的成立大会,并要我讲话,内容主旨是:“双手万能,劳动神圣,工人前途最光明…”但没有任何名义。当时我不认识这是一个黄色工会。
           我对秦少芳政治面貌不了解,他有没有参加过国民党或其他反动组织,没有向我暴露过,我也没有注意这些或听到别人说起过。我和秦少芳在三区同事以前是不认识的,除业务上有些接触外,和他没有其他任何交道。我于1948年初夏被撤除三区职务后,也从此断绝关系了。

    王节尧
    69-9-8
    上午九时

    (+86)028-86520520      四川省成都市武科西二路189号

    Copyright ? 1992 - 2016 Ranken.All Rights Reserved
    777午夜精品免费观看,久久婷婷综合缴情亚洲狠狠,国产成人综合久久免费,综合激情五月丁香久久